我拍春运20年
2020-01-20 08:48:27 来源: 羊城晚报
关注五分六合
微博
Qzone
图集

2007年春运列车

2020年春运,广州年后见

2001年春运,广州火车站广场排队买票长龙

2002年,春运列车外开心的孩子

2000年春运,一名乘客买到票也挤不上车,在站台抹眼泪

2005年春运,绿皮火车车厢上回家的人们

2020年春运,就要回家的快乐一家子

2008年春运恰逢冰雪灾害,广州火车站滞留大批乘客

2018年春运,回家真好

2019年春运,在高铁上看着电影回家

  新春走基层

  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邓勃

  2020年春运,从首日零时第一趟列车开始到15日,我几乎天天呆在广州火车站。1月16日,我登上春运列车跟着回家的游子一直到云南大理,怒江的惊涛巨浪,迎接我这个来自广东的记者。

  我拍春运,已有20个年头。我把它分为两段,第一段2000—2010年,属绿皮火车时代。第二段为2010—2020年,属高铁时代。

  每逢春运,作为客流量最大、最平民化的铁路,发生在人们身边的每一个变化,都在印证着中国经济、五分六合、文化的提升和进步。

  从绿皮火车到高铁,从艰难到舒适,我跟随着它们,一路走来。

  从窗口买票到网络抢票,从“随便买”到实名制购票,从热线咨询到“互联网+”等诸如此类的变化,给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

  20年前,外来务工人员背着编织袋挤火车。进入高铁时代之后,他们好多人都拖着很时髦的皮箱了。

  20年前,他们大都穿着打工时的“工作服”回家,个别年轻人穿着西装,但从一百米外看还是外来务工人员的样子;现在他们的穿着、眼神,和城里人已经差不多了。

  ……

  近十年,车厢上可以看到笔记本电脑,有人在座位上放电影,后面站着几排人一起看。

  列车变化更不用说了,坐上高铁,像坐在一家电影院里,前面是一块无边的荧屏,看着世界顶绝的纪实或科幻影片……

  乘坐上时速300公里的高铁,成为时尚与潮流,让每个人都活出五百年的生命长度!

  春运是一个流动的窗口,从中可以观察到人潮涌动,沃野千里,城市与农村,欢聚与离愁。

  20年一路走来,我见证了五分六合的发展。感受到时代带来的速度、温度与变化。

  亲历

  我在列车上 钻来钻去

  当年,拍春运比乘客更加辛苦。乘客一上车就可以不走动了,摄影者却还要钻来钻去。冬天,车厢人多水雾大,刚从冷的地方进来,相机镜头会生成一层雾气,要等它慢慢蒸发掉才能拍。最挤的时候,在冲进硬座车厢之前,要先在餐车喝些酒,脱得只剩下单衣,提一口气进去,就是这样,行进五六米后也会完全陷住。

  那时候相机不多见,一上车他们都知道我是记者。外来务工人员对记者都有好感,尤其看到我还背着电脑,除非完全不能动弹,否则都会让路。如果还能挤,我会举着相机从第一节车厢挤到最后一节,还不时对他们笑一笑,虽然不拍照,但是让他们知道:有记者来了,给他们一个心理缓冲。如果你马上就拍,会把人吓呆了。这样到处晃一下就熟了。在回家的路上,大家心情都很愉快,会问你是哪家电视台、哪家报纸的,很少有不让拍的乘客。

  我用快门留住曾经的痕迹,我用相机为人生和命运撰写历史。

  一张脸,一张身份证,对着摄像头一看,闸门一动,你就可以放心走进回家的列车……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陈雪莹


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29101125483520